娱乐八卦_娱乐资讯_明星图片_明星绯闻八卦等明星资讯-魅网明星
首页 科技 法制 军事 公益 趣闻 时尚

王兴的美团上市即顶点

发布时间: 2019-02-20 21:07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编辑: admin

  美团首个交易日的表现可谓平稳。首日开盘价72.9港元,较发行价上涨5.65% ,盘中最高涨到74港元,目前总市值3989亿港元,超越了京东,成为了中国市值第四大的互联网公司。

  美团点评此次配售招股价区间为60-72港元,最终定价69港元,每手6900港元。其中,公开配售申购人数17105,一手中签率100%,超购倍数1.5倍。

  招股书显示,美团点评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分别录得亏损105亿元、58亿元及190亿元。经调整EBITDA分别为净亏损59亿元、54亿元、29亿元。2018年前4个月,在排除优先股的特殊会计处理后,美团经调整亏损净额20亿元,主系收购摩拜和开展新业务所致。

  上市已经完成,但对美团而言,前路仍崎岖漫长,问题也还是那些问题:美团的新业务快速扩张,短期拖累公司业务;业务模式偏重营销,运营资金紧张;业务缺乏核心技术竞争壁垒,竞争压力显著等等……

  要回答美团何时能够在餐饮外卖板块实现盈利的问题,即使按照分析师最乐观的估计,最快也是在2年之后。情况悲观的线年之前都一直无法盈利。

  例如,华创证券就在一份名为《美团餐饮外卖:市场空间、变现率与盈亏平衡点测算》的深度报告中指出,通过一系列的模型推演和测算,如果美团维持2018Q1的59%市占率并保持美团外卖12.3%变现率不变,外卖部分盈亏平衡点为3200亿GMV、2200万日单量。

  (1) 假设在较差的市场环境、较激烈的竞争下,变现率下降到11%(佣金率下降1.3pct):盈亏平衡点为2500万日单量、3600亿GMV,预计在2023年方达到盈亏平衡;

  (2)假设在较好的市场环境、竞争格局较稳定,变现率上升到13%(佣金率上升0.6pct、广告率上升0.1 pct):盈亏平衡点2000万日单量、3000亿GMV,预计在2020年即可达到。

  那美团目前在餐饮外卖的日单量有多少呢?查阅招股书可以发现,这个数据目前是1000万,要达到盈亏平衡点的2000万单或2500万单,还需要将数据提升2倍,甚至更多的2.5倍。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外卖市场规模约3000亿,假设保持15%的增速,外卖市场在2022年6000亿的市场规模、14%的渗透率,在2025年则规模超过9000亿、渗透率超过20%。

  在一个如此高速成长的市场中,还有另一个寡头。阿里的饿了么和口碑动作很快,正在对美团的外卖和大众点评形成狙击。今年4月,阿里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之后,8月底,阿里宣布将设立一家专注本地生活服务的控股公司,持有饿了么及口碑。同时,该公司对外进行独立融资。

  就在就在美团上市的今天,饿了么在上海和北京上线了星巴克的专线配送服务。此前,星巴克和阿里巴巴在8月初高调宣布战略合作,将依托饿了么的配送体系展开外卖合作。

  而就在几天前的阿里巴巴投资者大会上,饿了么CEO王磊透露,饿了么进入阿里之后,目前从支付宝、手淘、口碑上获得的订单量已经占到了饿了么总量的三分之一。

  上市并不是终点,而是新的开始——更多的资金来源也意味着更多的信息披露以及对更多的投资人负责,即便是在一个如此高速成长的外卖市场上,阿里的饿了么显然会寸土不让。

  毫无疑问,迎接美团外卖的将是漫长的鏖战,毕竟饿了么不会轻易放弃战斗。这样逻辑就演变为,如果美团无法快速扩大市场份额,就无法尽快实现盈利。

  一来收购摩拜之后美团资金紧缺,维持现有业务急需资金补充;另一方面是大量的资金才能撑起美团的“无边界”战略,IPO仅仅是美团拓展其边界的开始。

  第二,今年用户红利消退,互联网用户及移动APP用户增长放缓,转向存量用户竞争后公司发展速度可能受限。同时一级市场冷淡,2017年的融资起数同比下降47.5%,而融资总金额同比增速也从15年的141.5%降至17年的4.8%。因此美团不得不转向二级市场寻求资金“解渴”。

  目前,从市场结构看,在线旅游市场主要有机票、酒店和度假游三个板块构成,2017年合计规模占比达95%左右;其中机票预订为最大业务,占比超半,酒店业务的占比介于20%-30%,度假游业务近年来不断扩大,由2010年8%的占比提升为2017年的18%。从竞争格局看,在线旅游市场呈现出高集中度的特点。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Q1在线%的份额占据龙头地位,去哪儿和美团点评的市占率分别为13%和12.9%;2018年Q1在线%的份额遥遥领先。

  目前OTA市场呈现出一超多强局面:携程一家独大,美团、同程艺龙、飞猪等各有特色。其中,携程以商旅出行为切入点,围绕机酒打造出规模优势。

  而有资深行业人士指出,美团旅行群体年轻、价格敏感,订单量大但收入规模不大。同时,美团订单量、间夜量高背后可能存在无效订单、刷单等因素,且钟点房占比大,间夜重复计算等问题。

  第一,业务壁垒不高导致佣金率提升困难。OTA本质上是交易撮合的平台,既然美团可以轻易介入,其他握有用户流量或者酒店资源的竞争者也能快速切入,在这样的“供”大于“求”的不稳定格局下佣金率提升实际上存在困难;

  第二,美团的客单价低、消费频次低、衍生需求少。虽然庞大的年轻用户群体为美团旅行带来了新鲜的血液和更高的用户粘性,但他们消费能力十分有限、且住宿之外的消费需求匮乏,不足以支撑美团旅行的跨层次、大规模扩张;

  第三,存在用户流失风险。虽然当前美团旅行拥有可观的年轻用户群体,未来可以期待这部分群体走入社会后实现消费升级,但不能否认存在用户流失的风险,例如早期的人人网用户以大学生为主,但学生们步入社会后,往往会转向微博等社会社交平台,用户留存率低于预期。

  这些词,就像是天生贴在美团身上的标签,怎么也撕不下来,就如同市场一直对王兴有“好战”的印象。

  但是,走进资本市场的美团似乎也正在日益成熟,就像曾经无所畏惧的少年,也渐渐学会了所谓的“成熟”。

  其中的一个表现是,美团更新的招股书表示,正在重新评估打车业务和其他业务的协同作用,预计不会再对打车业务进行扩张。要知道,离去年王兴高调推出网约车业务才过去不到一年时间,程维“尔要战便战”,言犹在耳。

  我们目前在中国南京及上海提供试点网约车服务。通过我们的试点项目,我们正在评估网约车服务可能为我们平台带来的协同价值。基于目前的市场情况,我们预期不会进一步拓展此项服务。

  美团正在改变。成熟的二级市场,虽然需要故事,但是更加需要的看到利润,看到可预期的持续的增长,正在“成熟”的王兴和美团,真的准备好了吗?